定格美好时光_亚洲色干干 

首页  »  激情都市  »  定格美好时光

    顾北不是第一次来D市,但是他喜欢这片海,怀念曾经与小婉牵手散步在这里的 时光。如今,他又一次牵起她的手,就像相爱的当年一样,她不想拒绝也不会拒 绝,她仿佛回到了从前,感受到了真正的幸福,这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让她沉醉眷 恋,如果这是一场春梦,她希望永远别醒来。她的手被他牵着,沿着沙石海滩从 东往西慢慢走着,忽然被问到:「小婉,你,有男朋友了吗?」美梦被打碎,回 到现实里。莫小婉心口一痛,强作镇静地说:「没有。」「那你一直是一个人吗?」 这傻逼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我和他在一起了。」小婉看着前面沙滩上的石 子淡淡地说。「谁啊?」傻逼不知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就是让我们 分开的那个人。」「…………」「就是他,我当时告诉你,如果你不理我,我就 和他在一起。」「…………」「无论我做什么,说什么,哪怕真的寻死,你都不 肯理我,不会出现,那段时间,我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小婉强忍着越来越剧 烈的心跳,力争平静地说,「他出现在我身边,很照顾我,我就和他在一起了。」 顾北听到这,停下步子,变得激动起来:「小婉,他可是个罪犯!她是伤害我们 的人啊!」莫小婉抬眼看着顾北,眼神尽是深情与幽怨:「他是伤害我的人吧? 是伤害我的人,」她着重强调了这个「我」字,「那又怎么样呢?我爱的人不要 我了,他那么爱我,都不要我了,这个世界,又有谁会要我呢?」说着,流下眼 泪来,「既然他要我……我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她的眼泪汹涌而出,她美 丽的双眼一下不眨地望着顾北,这个她曾经最爱,现在依然最爱的窝囊直男癌。 顾北心中一团火,但他无法发泄,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没有碰过,被迷奸了, 自己受辱离开,她却投入强奸犯的怀抱,这都叫什么事啊!他想抽自己两巴掌, 但觉得没意义,他想杀了那个强奸自己最爱的女人的强奸犯,但实际上他连爆打 他一顿和报警的勇气都没有,否则当年他就干了。他忍下了这口气,跟前女友道 歉:「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不用道歉了,是我太傻,没保护好自己。」 难得的重逢变得尴尬又忧伤,甚至让人悲愤。
 
  海边溜达一圈,他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她,回到车里,两个人去她的母校旁边 吃晚饭。「很怀念大学时候我从沈阳过来看你,我们经常在这边的饭馆吃饭。」 顾北笑着对小婉说。「我也是。」莫小婉不喜不悲,声音平淡。「跟遗憾,当年 没有坚持。」顾北苦笑一脸。她当然明白他说的什么。小婉也轻轻一笑,问他: 「玩喝酒吗?」「好,喝。」「白酒啤酒?」「啤酒吧。」点了菜,上了啤酒, 两人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喝酒,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一 起喝酒,这是他们七年来不知道多少次见面,但两人都不知道,这是他们人生中 最后一次见面。两个人喝了九瓶,小婉六瓶,顾北三瓶,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八点 半,小婉半醉又清醒地问:「小北,你想去哪玩?」顾北摇摇头:「哪里都不想 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小婉心中一醉,却故意酸溜溜地说:「别闹了,你都 是要结婚的人了,我可不能夺人所爱。」「我……我不结了,我娶你!」此话一 出,莫小婉朦胧的醉眼忽然明亮起来,她盯着他,她的样子那么好看,可是她越 美,他越痛,越想躲开。她只是看着他笑,没有说话,他则貌似后悔说出娶她这 样的话来。「好啦,不会要你娶我的,」小婉低下头去,「我知道你不会娶我, 你离我而去的时候,我就知道答案了。」莫小婉声音细小悠长,「可是今晚,你 能和我在一起吗?」说着,明亮迷醉的双眼又盯住顾北的眼睛不放开。她的一举 一动让他无法躲开,他多想和她到老不分开,可是他走不出那个阴影,更无法帮 她走出来,所以只有离开,无论多么「爱」,也要离开。但是今晚,他要做她的 男人,哪怕彼此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也不是对方的唯一,哪怕不能在一起,只这 一刻,他也愿意。
 
  虽然喝了六瓶啤酒,却丝毫不影响小婉开车的状态,只是顾北没有再像白天 那样坐到副驾驶上,而是坐在了后排驾驶座的后边,最安全的位置。二人很快来 到市中心高昌给小婉租的这套两居室公寓里。
 
  进门后,顾北细细打量着房间的格局个装修:「能在这个城市拥有一套这样 的住房,比嫁给我好多了。」一脸苦笑,全是无奈。「租的呀,又不是自己的。」 「以后会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的。」它换上高昌总穿的那双旧拖鞋,四处走了走, 然后对小婉说:「我先洗澡吧?」「嗯。」莫小婉忽然想到家里不但没有新的拖 鞋,也没准备新毛巾,让他用高昌的还不如用自己的。于是跟他说家里没有新的 毛巾,如果不介意,就用她的吧。他当然不介意。
 
  他洗完澡,换上随身带的干净的衣服,脚上还穿着高昌那双拖鞋,坐到客厅 沙发上看着电视等他的小婉,应该说,他曾经的小婉。她拿上浴巾进了浴室。浴 室里,她认真地清洗着自己每一寸肌肤,甚至是私处,她好想把自己洗得如处子 一般(注明下,这么说是迎合顾北的心理),给最爱的男人最完整的自己,她从 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和激动,即使是在第一次真正把身心都交给高昌的时候, 那种紧张激动的心情也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现在,这个夜晚,她终于迎来了这 一刻,虽然已经不完美,虽然晚了好多年,这一年,他们两个都24岁,这是他 们的本命年。她洗十分钟,他等十分钟,她洗一刻钟,他等一刻钟,她洗了半个 小时,他在还热的秋夜里耐心地等了她半个小时。
 
  美人出浴如清水芙蓉,不知道小婉今晚是否算醉酒,只知她车开的平稳,情 绪高涨却不激动。她俏白的脸蛋因为饮酒微红,及肩的长发湿漉漉的,一缕一缕 散落在光洁裸露的两肩,下面是一件纯白浴巾裹住曼妙的身姿,浴巾之下是一双 匀称灵动的笔直玉腿,漂亮白皙的小脚丫,朝他走来。顾北难以自制地蠕动喉结 下咽口水,他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轻轻张开双臂,把这如艺术家精心雕琢而出 的工艺品女人轻揽入怀,她泄了力,把头靠在他胸口,湿湿的黑发润湿了他刚换 上的衣服。呆逼就这么搂着她,不说话也不动作,只有下身那根肉棍越来越硬, 慢慢顶到了小婉的腿间。她喜悦,羞涩,幸福,激动,她更迫不及待想把自己给 他,想和眼前这个自己永远都最爱的男人做爱。「小北,我们去里面吧。」莫小 婉依偎在他怀中,双手轻握放在他的胸口,温柔娇羞又渴望地说。「嗯。」顾北 答应了一声,松开小婉,牵着她的手进了卧室,呐,就是莫小婉和高昌一年多几 百次床战的这间卧室。
 
  二人牵手来到床边,顾北松开她的手,双手扶上她的两肩,彼此深情凝望着, 终于唇舌相接,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顾北环抱小婉纤腰,小婉的双手也搂住了 顾北的后颈,吻的天旋地转,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倒向了床边,顾北把小婉压在 了下面,一边深吻,一边颤抖着双手去拉扯她裹着身子的浴巾,小婉摊开双手, 放到身子两边,任由顾北扯下自己身上最后一片遮挡,然后轻轻一抬身子,浴巾 被抽出来放到了一边,他便一边继续亲吻一边颤抖着摸上她精致巧妙的小乳房, 虽然不大,却那么滑溜柔软,他的手不停颤抖,这一刻他等了快七年……被剥光 的小婉也开始热情地回应起来,隔着衣服抚摸着他瘦弱的肩背,那么深情体贴, 她的温柔爱抚似乎要让他融化,浑身变得酥软,却只有一个地方逐渐坚硬如铁。 顾北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两人停止了亲吻,他对她说:「小婉,我口渴。」莫小 婉从他身下起来:「我去给你倒水。」说着起身,光溜的身子像一条性感的美人 鱼一样,迈着盈盈的步子走出房间。顾北脱了上衣和短裤,身上还剩下最后一条 贴身的内裤。
 
  回来时一手拿着水,一手端着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水给你,我还想喝酒。」 顾北突然有点陌生地看着小婉,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酒了?他喝了一口水, 她也拿起酒杯喝了小口红酒,她笑着看他:「你怎么还穿着衣服?」他看看自己 把内裤撑成帐篷的下体,有点害羞又有点尴尬,说:「小婉,那我脱了?」莫小 婉突然觉得好笑,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内向,羞涩,放不开,即使两人已经这样 面对,即使他已经不是处男并且即将在两周后的国庆节晚婚。「嗯。」莫小婉回 答他。顾北这才缓缓地脱下内裤,刚退到大腿下边,那根硬帮帮的肉棍就往上挺 了起来,此情此景,莫小婉难免羞红了脸,眼睛低垂下来,可是她又忍不住想看,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全部,她迷恋他的每一点。
 
  二人重新回到床上,她静静躺在中间,等待他的进犯。顾北温柔地爬到小婉 上面,他们早已做足了前戏,从上午一见面,两个人就一个湿,一个硬,一个酥, 一个软。这一刻,他即将用他的坚硬突出填补她的空洞湿软。「小婉,我要进来 了。」他深情地看着她,就像他们多年前第一次接吻那样。「嗯。」莫小婉温柔 答应,身子竟然有一点发颤,她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她已经和高昌做过几百次了, 但是这一刻,她忽然回到了从前,除了依旧记得被迷奸破处后醒来的痛苦,脑海 里一片空白茫然……
 
  他进来了……「嗯……」她温润的穴心感觉到了他的坚挺,明明被深进磨擦 的非常舒服,却忍不住的心痛……「小婉,我终于进来了。」顾北一边说着,一 边笨笨地插动起来。她已经被开发好的身体被心爱的男人插着,明明很舒服,心 里却每被他动一次,就像被切割了一刀……「啊!」莫小婉哀叫着,让人听不出 更多的是享受还是痛苦。「小婉……」「嗯……」「你怎么了?」顾北心疼地问, 同时停止了动作。「我没事。」莫小婉怎么也想不到,和顾北的第一次性爱会时 时刻刻充盈着被高昌迷奸,被顾北抛弃的阴影,虽然身体很渴望,但心却如万针 齐扎一样的痛。「要不我们不做了吧。」看着心爱的女人痛苦的样子,顾北心疼 地说。他的这一言行让莫小婉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心里无比 苦涩:顾北,你到底是爱我,还是不爱我?如果说你爱我,你当年怎么舍得丢下 我不管不问甩手离开?如果说你不爱我,你怎么会如此在意我的感受,如此心疼 我?她只是想着,并没有说,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越哭眼泪越多,打湿了枕巾, 却没有声音。顾北的鸡巴还插在小婉的穴儿里,可是此刻情景他怎么也无法继续 了,甚至慢慢软了下来。莫小婉只是默无声息地流泪,不应他的话。顾北从小婉 身体里滑了出来,侧躺到她对面,轻轻把他搂在怀里,小婉温顺地让他抱着,眼 泪沾湿他的胸口。「小婉,你怎么了?」顾北心疼地问,他是真的因为她难受而 难受,比高昌难受千万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哭了……」这个呆 逼还不知道这个曾经与自己相爱,如今依旧深爱自己的女孩为什么痛苦为什么哭, 她也不回答,任凭他怎么问,怎么安慰,只是沉默着哭个不停,他的前胸和床单 越来越湿,却只是被泪水沾湿。他便不说话,眼睛也微微温热起来,变得哽咽: 「小婉,是我不好,」他的声音也带着哭腔,「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对不起你… …」她做了强奸犯的小三,他即将与一个自己不是那么喜欢的女孩结婚,好好的 一对鸳鸯,被高昌的那根淫棍生生打散。没有更好的办法,倒是顾北的无能软弱, 他此刻的柔情和眼泪,止住了小婉的痛和泪,能和他再相逢,已经是难得的奢望, 为什么还要想那么多?为什么还要不停让自己陷入曾经的漩涡?过去了,不好吗? 和小北还能见面,还有联系,不好吗?
 
  「小北,我没事。」莫小婉哭完了,静静地对顾北说。这个呆板的男人听不 出来她的潜台词是我们继续吧,只傻傻地说:「嗯,没事就好。」这下换小婉着 急了,她怎么这么迟钝!却又不好意思主动,就抬眼看着他,轻轻抚摸他的脸庞, 忧伤地说:「最辛苦的不是相隔两地,而是明明相爱,却不敢想未来。」两个人 都没有说爱,但是顾北知道他们应该继续做爱。他重新翻到小婉身上,亲吻她, 爱抚她,笨拙地找到她的穴儿,再次进入她,这一次莫小婉没有再想那些不开心 的事,只看着眼前人,感受着他的体温,配合着他不规律的抽插,尽可能地让他 舒服,让自己幸福,两个人慢慢进入了状态,小婉的感觉越来越好,嗓子里也终 于发出真心舒畅的娇吟「嗯……嗯……」小北听着心上人在身下快乐地吟唱,忍 不住问:「小婉,你舒服吗?」已经陪着高昌睡了一年半的莫小婉此刻已经完全 进入了状态:「嗯……舒服……嗯……小北……嗯……舒服……」顾北第一次见 到女人做爱的时候这么陶醉的样子,他和未婚妻彼此都没有性经验,未婚妻和自 己做爱的时候完全和此刻身下的小婉不同,她也会叫,但都很短促,她不会说话, 不像小婉这样,呻吟的悠扬,还会告诉他自己写感受。看小婉这样顾北不知道是 开心还是不开心,她本来是这样吗?她应该这样吗?他不想去想了,不想了,他 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虽然不够熟练,但小婉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和速度, 心儿随着体内肉与肉的湿滑磨擦和挤压慢慢融化,忽然一抖,收缩夹紧了小北, 双臂则紧紧把他搂在怀里……顾北感觉到了她的紧夹,也进入了最后阶段,任凭 她搂着自己,下身小幅度蠕动着,又来了几下,死死顶住她的会阴,射了出来… …
 
  我多想每天这样和你做爱。我何尝不是如此?明明相爱,为什么不能有未来? 
  这一夜,顾北要了小婉三次,尝试了他和未婚妻没有尝试过的后入式,女上 位,小婉从最初的精神上的痛苦彻底解脱出来,释放了自己,把最魅惑迷人的一 面展现给顾北,当她坐在她上面,两个人十指紧扣,由她主动抬臀下压套弄他的 阴茎引领两个人到最后一次高潮的时候,两个人都忘记了彼此之外的世界,那一 刻,她只爱他,只享受和他的完美性爱,他只爱她,忘了过去,也不想两周后他 就要成为别人的新郎,两人十指紧扣,相拥接吻,后入齐动的那些美好幸福的瞬 间,都化作相片,永恒定格在了两个人你脑海中,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