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艳旅]作者:不详_亚洲色干干 

首页  »  交通工具  »  [公车艳旅]作者:不详

               公车艳旅


作者:不详
字数:13585字

  阿伟是我一个哥们,他在乡下一所银行工作,平时他一般都是周末回城里,
很少把我叫到他那去。今儿个我要到他那去乃是因为他上次回城的时候委托我修
理的硬盘弄好了,他等着急用,所以叫我给他送去。

  一上车的时候我就后悔当初答应他那么爽快了。你瞧这天,火辣辣的毒,阳
光晒到地面上都冒烟,更别说这辆唯一通往K村的小巴士了。小巴还能怎样的条
件?没有空调,只能打开着窗,窗外刮进来的风也是热乎乎的。

  大概是太热的缘故,我上车的时候没看到几个人,许是都躲在候车室等车发
动再上车吧。这是辆22座的小巴,我捡了个靠窗边的双排座,我可没那么傻会
坐在窗边那太阳晒得热腾腾的位置。我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车就要开了,即使
车上热得象蒸笼,我还是忍了下来,不然一会一群老农和我抢位置那就不好了。

  「哒哒哒哒……」

  这鬼车的引擎终于发动了,那司机回过头来看了看,只见到我一个人坐在车
内,忙冲着车上售票的那个女人嚷道:「就要开车了,让买了票的都上车!」

  他接着对我笑了笑说:「你瞧这天,都没人肯出门了!」

  我也笑了笑道:「是啊,要不是为生活奔波,谁又愿意遭这罪!」

  他抽出支烟丢给我,接着道:「看你这样子该是城里人吧?怎么?下乡?」

  我接住他的烟点了点头说:「嗯,去给位朋友送点东西。」

  他道:「哦,到哪下车?」

  我奇道:「你这车不是到K村吗?」

  他皱眉道:「是到K村,不过中途也有很多人上下,若没有人到K村下车的
话,我一般中途就收工了。要不是街日,到K村的人还真没几个。这天……估计
也没什么人到K村吧?」

  我笑道:「那要辛苦你了,不巧的是我就是要到K村才下车。」

  他苦笑道:「顾客就是上帝,除非你自愿,我还能赶你下车不成?」

  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把抽了半支的烟弹出窗口,摸到上车买的矿泉水猛
的一气灌了下去。这天,连抽支烟都那么烦,喝了大半瓶的水仍然不解渴。想到
中途还有几个小时,我赶紧站起身来向司机道:「师傅,麻烦你帮我看着这位,
我去买瓶水,很快就来!」

  他回过头应了声:「好勒!」

  到我再上车的时候,车上都坐了不少人,不过没人坐在我的位置上,看来是
司机有关照了。我心下感激他,扔了瓶水给他。「师傅,接着!」

  「哦,好的,谢谢,谢谢!」

  我坐到自己位置上,旁边那个座还是空着,大概是被阳光照得太久吧,光是
看着那皮革椅垫反射的光芒就让人觉得眼睛怪生疼的,更别说拿自己的屁股坐上
去烤了。

  还有一分钟车就要开了,车上除了我旁边的位置都坐满了人,大概是从我的
穿着来看是城里人的缘故吧,这一车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人说让我挪挪腿,借过坐
到我身边来。也好,我也不想和这些一身汗臭的农民挤一块,乐得一个人坐,舒
爽!

  「等一下!」一个女声在叫嚷着。真不走运,还以为这么大块地盘该是我一
个人独享的,看来还得和人挤一块,唉,忍多几个小时吧!

  果然那后上车的女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朝我这位置走来。我看了看,这女子年
纪大概在二十七八,五官还蛮清秀,皮肤也挺白,上身一件短袖淡黄色的薄衫,
下身穿条灰白色的裙子,手里提着个不是很大的旅行包,看起来不太象一般的乡
里人。

  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因为看到我在打量着她,她的两颊泛起了桃红,水嫩
嫩的煞是可爱。对于我这种人而言,有这样的女人坐在身边当然就不是件很苦的
2灰矶?伞?

  她走到我身边低着头小小说了声:「嗯,麻烦你……」

  我当然会意她是要让我挪挪腿,方便她进到我身边那个靠窗的位置。

  有这样一个看起来带有几分羞涩和腼腆的女子和我同挤一个狭窄的空间,我
要不趁机占点便宜我就枉叫欧阳涉了。

  (曾有个女孩子问我,你的涉字是不是色狼的色啊?我说,不是色狼的色,
是交涉的涉。她说,交涉的涉和色狼的色不是同一个字吗?我说,要做色狼前先
得和目标交涉交涉,如果从最后的结果来讲,交涉的涉应该可以等同于色狼的色
吧。她说,那你现在在干什么?我说,在和我的目标交涉,然后再成为色狼。她
吃吃的笑了,所以我说你的涉应该是色狼的色。我无语。事毕我才发现原来她才
应该叫欧阳涉。)

  我并没有把腿挪往一边腾出空间方便她进去,我只轻轻的往靠背上挪了挪,
两脚微缩了一下。她没多大留意,还以为我挺配合的,就挤进身子来。由于她是
背向着我,又一手拎着包想先一步放到位置上,哪料车子这时候突然开了。本来
就有点失去平衡的她加上我暗地里的作怪,她「啊」了一声后一屁股坐到我身上
来。

  机不可失,我左手赶紧伸出,从她拎包那边手臂下穿过,紧贴住了她的大半
个乳房,右手则环过她的腰,轻轻箍在她的小腹上。我装着温柔的道:「别急,
小心点!」

  她没敢出声,待得几秒钟后车子开得平稳了在我的帮助下才站起来。

  她红了脸向我道:「谢谢你!」

  我笑道:「不用客气。你先别急坐下去,这位置太阳晒得太久,恐怕很烫,
最好先垫着包。」她感激的向我点了点头依言坐了下去。

  车总算开了,终于从窗外传来急速的风,不但散去了先前的闷热,也散掉了
人心中的困乏。好一会过后,我看到她把包从屁股下抽出,搁在了靠车窗的左腿
上,我对她微微笑了笑道:「要喝口水吗?」

  她也笑了下道:「谢谢你,我有带水!」说完从旁边的包里翻出瓶水,「咕
嘟咕嘟」喝了几大口后盖上瓶盖,还用手背擦了擦溢出嘴角的水。

  大概她发现我在观察她喝水的样子,脸又开始微微泛红。

  「今天真热。」她试图通过谈话来舒解她的羞涩。

  我道:「是啊,今天室外37℃。」

  她大概不擅言语,只这么一句话就没再找话和我聊了。我忍不住问道:「你
这是要去哪?」

  她别过头来看着我小声道:「哦,我回娘家。」

  我道:「哦?你家那位不是本地人?」

  她道:「嗯,他和你一样,也是城里人。」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本地人?」

  她笑道:「咱们乡下人的皮肤哪有你们城里人这么好?再说了你的口音也不
象我们本地人,我一听就听出来。」

  我乐了,逗她道:「你的皮肤也挺好,我怎么看也不象乡下女子啊。唉,还
看不出原来你都嫁人了。」

  她又笑了:「有啥看不出的?我孩子都快一岁了。」

  哦,原来还是个年轻妈妈,难怪刚才贴在我手上的那大半个乳房如此巨硕,
嘿,原来还是个哺乳期少妇。想到她那会分泌乳汁的大肉团,我心跳开始加速,
胯下的某物开始有点蠢蠢欲动的迹象了。

  对于这么个娇羞的小媳妇,我要是没有反应我就不是头标准的色狼。不过在
这大庭广众下,要是我真的不顾一切就开始侵犯她,这样的行为等同于白痴。虽
然这一车的老农一个个样子都挺憨厚,但真要这样侮辱了这小媳妇,我要不被他
们的锄头铲子敲成肉泥我就跟隔壁的李大傻姓。

  在我的概念中,色狼不等于饿鬼,大凡男人都是好色的,有些人虽然没做过
什么,但心里想得更多。我不是个喜欢望梅止渴的人,我有很多事想到就去做,
即使我做不成功,但我毕竟是做了,而且是很用心的去做。

  因此我给自己定义,我是个聪明的色狼。现在我可不能暴露出我的本质来,
所以我忙压住旖念,接过她的话道:「你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道:「是个男娃。」

  我笑道:「很好哦,想必你丈夫一定很高兴吧?」

  她笑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女人给自己生的娃是男娃。」

  我又笑了,「哪的话?其实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的,只是男孩好象在人的观念
中更靠得住些,老人们不是常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吗?」

  估计她也不笨,想到我说的话矛头似乎指向了她,她的小脸再度红起。

  不知道是不是她觉得和我有点交浅言深的关系,她不再接过我的话继续聊下
去了,只低着头弄着白嫩嫩的手指。为了不使她尴尬,我得再找个话题撩拨她。

  我问道:「现在这天气带孩子可不容易哦,是吧?」

  她依然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句。

  我又道:「你今天怎不把孩子也带回娘家一趟?老人见到一定很高兴。」

  她终于回复点正常了,抬起头来用手拨了几丝头发道:「我的娃儿现在就跟
着我妈,这次我回去就是要把他带城里的。」

  我诧异道:「怎么给你妈带孩子?让她去城里帮你们带不好吗?」

  她笑道:「你不知道,我那娃现在正在断奶期,我那娃见不得我,所以把他
送我妈这。我一个礼拜来一次,慢慢给他断奶。」

  兴许是想到她的孩子,她粉嫩的脸上升起片圣洁的光辉。我看得呆了一呆才
懂得道:「你的孩子怎么样?调皮不调皮啊?」

  她笑道:「男娃都比较皮了,我这娃更调皮,每次喂他吃奶都咬我……还
…还……「

  她越说越小声,也没接着说下去,刚褪下的潮红又满上面颊。我心里暗笑不
已。以我的聪明怎会猜不到她未说完的半句话,肯定是她的儿子咬着个奶头还要
弄一个才算。乖乖,这么小就会弄人,这小子有前途。

  我装着不解道:「他还怎么样?」

  她没敢答我,拿起瓶子喝了一大口水道:「这天好热啊!」

  她胡乱的用小手扇着风。我也不想逼得她太尴尬了,只要有机会,我可以去
看看她的孩子啊,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去肯定不带礼物,等回城的时候还是有机
会找她。我也顺着她的话道:「是啊,现在天有点闷了,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她又「嗯」了一声也没再说话。好吧,暂时放过你吧,找到机会再来哄你。

  我也不再说话,喝了口水后我闭上眼睛假寐。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车上不只是我们在说话,其他人有些也在交谈着,他
们说的都是土话,我听不太懂,管他们说什么,只要有其他声音做掩饰,我就还
有机会勾引这娇滴滴的小妈妈。

  周边的声音渐渐的少了,我偷偷睁了下眼看,原来大家都在假寐,就连售票
员也靠在门边打盹。我再次闭起眼养神。

  车开了大概有四十分钟就出了通往K村的二级路,往后的山路可就没那么好
走了,时而颠簸那么一下。我靠在靠背的头开始耷拉下来,身体慢慢向她的方向
侧。

  车子猛的一个起伏,我顺势把头压了下去,靠在她的肩头上。我感觉到她微
挪了一下,我故意装作有点惊醒的样子,自觉把头抬了起来,也没坐直身子,依
然让我那颗脑袋吊在半空。又是一个起伏,我的头又和她的肩头再次接触。我又
继续抬起头,维持着半梦半醒的样子。

  终于,这次不知车子是不是碾到坑里了,车上的人我相信都东倒西歪起来,
我更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头往下一偏,脸贴到了她的乳房上。我手一伸,
摸到她圆溜的大腿上借力撑起了身子,装作被惊醒过来。

  我抽回她腿上的手,假意道:「不好意思,睡得迷迷糊糊的。」

  她没敢看我,赧然的道:「没什么。」

  我抓抓头道:「这两天晚上睡得不怎么好,呵呵!」

  她道:「你们城里人好象都很忙,一般都很晚才睡,不象我们,早睡早起惯
了的。」

  我道:「你也到城里生活了那么久,难道你还没改习惯?」

  她道:「其实也没多久,我男人原是在K村教书,去年才调回城里,我们俩
都还没完全习惯城里那些生活。」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说她怎么嫁了人还这么腼腆,嗯,可以理解,更合
适我的胃口。哈哈!

  我又问道:「你在城里做什么事吗?」

  她羞涩道:「我这样农村出来的女人会做什么?我男人在市场里替我要了个
铺子卖些百货。」

  我道:「很好啊,想不到你还是个老板哦!」

  她笑道:「哪有你说得那么好,上上下下都得一个人打点,劳碌命。」

  我道:「对了,那象这段期间你的铺子怎么办?请人看住吗?」

  她道:「嗯,叫了我乡下一个妹子去帮我看住。」

  我应了声「哦」,接着又问问她卖的都有些什么商品啊,到哪进货之类的闲
话,我又给她介绍了些城里的批发点,叫她有空可以去走走,货比三家看看。她
一个劲的感激我的热心肠,不再象刚才那样羞涩了。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嗓子直冒烟,此刻却能在远远
的山头看到蜂拥而来的乌云。果然应了我刚才的话,看样子要下大雨了。

  车窗外的凉风还没刮上几飕,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打得车身「扑通、扑
通」的直叫唤。每个人都在享受着刚才的清凉,窗户都是大开八方,雨点夹着狂
风飘飞车内,只眨眼的功夫就能把人淋个透湿。

  靠窗坐的人纷纷关起了窗户,说巧不巧,我这位置的窗户不知哪时候被人给
砸了,这下可苦了我身边的美娇娘。她早被雨水打湿了一片秀发,发尖紧贴在额
头上,大颗大颗的水滴顺着发尖流遍她娇嫩的脸。身上那件嫩黄的薄衫,此刻也
牢牢的裹在身上,把她上身的曲线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

  不得了,想不到她内里穿的不是乳罩,只是件白色褂衫,胸前两点黑色隐隐
的出现在我眼前。雨越来越大,她忽然把搁在她腿侧的旅行包拿起紧紧的抱在胸
前。

  我问道:「这包里装的是什么?你怎么不用它来挡挡窗口啊?」

  她急道:「不行的,这是我娃的新衣服,不能这么来糟蹋了。」

  难怪人家说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这话一点没错。我尽管心里在意淫着
这近半裸的女人,还是感动不已。

  我让她和我换个座,任我怎么说她也不肯,蓦地我除下了身上唯一那件黑色
恤衫。我拍了拍她的肩道:「你全身都快湿透了。来,扑下来用我的衣服给你遮
一遮。」

  她偷看了一眼我精赤的上身,低低的道:「不用了,没关系的!」

  我道:「你这样下去会淋出病的,你病倒了怎么照顾孩子啊?」

  说完不等她继续抗议,我把她的头压在我腿上,把衣服一角塞到座位边上,
两手拿住两个袖子替她撑了个雨棚。她抬起眼睛感激的望了我一眼又垂了下去,
我则对她报以尽可能绅士的微微一笑。或许这是史上最狼狈的一种绅士举动。

  窗外滂沱大雨浠沥沥,雷声一声接一声的炸入耳,我感到她伏在我腿上的身
躯在每一次惊雷后都微抖了一下,想来她该是怕打雷的。

  这天现在黑蒙蒙的,看到那破空的闪电鬼神般的乱舞,就连男人看了都感到
心惊,更别说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妇人了。我心下不忍,腾出只手轻轻按在她的背
上,凑过头在她晶莹的耳朵旁轻轻的道:「别怕,打雷只是自然现象!」

  她含糊的「嗯」了一声,把脸都埋到了我腿上。按在她背上的手隔着那层湿
薄的衣衫,等同于直接抚在她的肉体上。我开始还是象哄孩子似的轻拍着她,渐
渐的我越拍越慢,最终变成了来回的抚着她的背。

  腿上传来她灼热的呼吸,我胯下感到紧了一下,这条松紧带的休闲短裤想必
出现了某些不规则的变化。我这时候扮演的可是位绅士,忙转掉刚起的色心。

  夏天的骤雨固然来得快,却去得也很快。约摸十多分钟过后,压顶的乌云渐
渐没有那么密集,虽然雨仍然在下,但没有刚才瓢泼般的激烈。

  我拍了拍她示意她可以坐起身来了。她感到很不好意思,娇羞的道:「真谢
谢你!」

  我微笑道:「没什么,你好象有点怕打雷。是吗?」

  她赧然的点了点头道:「从小就这样。」

  我笑道:「打雷闪电都是很自然的天气变化。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道:「我阿婆在我小时候常和我说雷公电母的故事,还说小孩子不听话雷
公才发怒的。」

  我乐道:「现在你都有孩子了,还会相信这些传说吗?」

  她羞涩道:「人家小时候就怕惯了,现在改都改不掉了!」

  到目前为止,她和我的对话中第一次出现了「人家」这个特女性化的词语,
我精神大振,仔细的端详着她娇憨的女儿态。她脸上的嫣红未褪,适才被雨打的
嫩脸经过洗涤愈发的水灵,薄衫依旧贴身,胸前的两点黑褐色此刻想来是受冰凉
的雨水刺激,高高的凸起,比之刚才更为明显,看得我口干舌燥。

  她转过头看到我一脸色迷迷的直打量着她的花蕾,低头看下差点惊叫出声,
刚放到腿上的旅游包飞快的拿到胸前遮住。

  其实做为一头色狼来说,脸皮实在不能太薄,该脸红的时候绝对不能脸红,
我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我忽然凑过头在她耳边道:「呵呵,你挡得太晚了,刚才
我都看到了,嘻嘻!」

  她脖子都红了,低着头紧紧抱着包包保护自己失守的要塞,良久才低声道:
「你……你不是好人!」

  我道:「我也是不小心看到的了。不要这么怕羞,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男
人。」接着我装作不看她羞窘的样子,穿好衣服后摸出香烟点上一支悠闲的抽了
起来。

  少了我的注视她总算回复点正常,抱在胸前的包也没那么紧了,还伸手理了
下乱了的秀发。我吐了口烟故意不看她道:「你一般回家都住几天啊?」

  她道:「都住两三天才回城里。」

  我又道:「其实在乡下生活很好啊,至少空气清新多了,也没有那么嘈杂,
城市里的喧嚣让人心烦得很。」

  她笑道:「我们村的都想往城里跑,你们城里人怎么还想往我们乡下去呢?

  象现在帮我看铺子的妹子就一直想留在城里。「

  我笑道:「你的话让我想起了钱钟书的围城。『围在城外的人想往城里跑,
围在城里的人想往城外跑』。」

  她也笑了:「我哪有你读的书那么多,我说的是我们村里人的心思罢了。」

  就这样,我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因下雨的关系,山路更不好走了,
本是该三个小时就可以到K村的路,现在都两个小时过去了居然还没到一大半的
路。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分了,希望不要到得太晚,阿伟可是说好
要搞只老鸭给我接风的。

  我开始有点不耐烦的一支接一支的抽,抽多了又大口大口的喝水。身边那些
老农也有些个在抽烟,整个车厢内烟雾弥漫,这下可苦了我身边这位小媳妇。她
开始咳嗽,转过头大口的呼吸着窗外含着雨水的清新空气。

  我注意到后把刚点上的烟扔出了窗外,她诧异的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笑道:
「不好意思啊,没注意到你闻不惯烟味。」

  她道:「不要紧,只是我男人不抽烟,所以……」

  「不要紧,你不习惯我就不抽,而且我还有这个……」我从兜里掏出口香糖
递了块给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去撕开和我一样嚼了起来。于是我们又开始
有些交谈了。

  不知又聊了多久,忽然「咣当」一声响传来,车子慢慢靠着山边停了下来,
一车子的人都奇怪不已,几个老农也在用土话说着什么。我看到司机回过头来,
忙问道:「师傅怎么停下不走了?」

  司机对着我苦笑了一下道:「这回糟糕了,轴承断了!没法走了!」

  我叫道:「什么?那怎么办?」

  司机叹道:「只有换个新的了。好在我车上还有备用。」接着他又向车上所
有人道:「大家都下车吧,车子抛锚了,我修一下。」

  一车的人七嘴八舌的下了车,好在现在的雨已经不是很大,不然的话我想可
能是没人肯动。刚才大量的喝水加上这一路的颠簸,我觉得小腹有些发涨,看了
看四周,这条路可够长的,一边靠山,一边则是山沟,我往回头路走了一段,看
看离得车子远了些就掏出家伙放水,舒坦多了。

  一个老农也学着我去尿了,接着又一个。我观察着这小媳妇,只见她仍然紧
抱着包包护住胸前,贝齿时而咬咬红红的小嘴,灰白短裙下两条浑圆的腿有些来
回搓动着。她有些紧张的来回走动着,时不时还瞄了瞄回头那段路。终于她忍不
住向我走来,轻轻拽了一下我的手。我轻笑道:「你是不是想…」她点了点头,
耳根都红透了。

  我陪着她走了一段,她还不肯停,我拉住她,接过她怀里的包笑道:「可以
了,你方便吧,我站着替你挡住,他们看不到的。」说着我转过身去。

  她羞涩道:「有人来了的话你叫我声。还有你别回头看。」

  不回头?你说这对于我来说是可能的事吗?

  大概她真的憋坏了,只交代我那么一句就除下了裤子,毕竟当着一位男人的
面撒尿是件尴尬的事,因此她是背对着我的,我猜想她是想在心理上好过点吧。

  她的骨盆还挺宽,肉墩墩的大屁股雪花般的白,深深的一条股沟把整个屁股
剖成两半,又大又圆,可惜从我这站立的角度看不到她最令人向往的神秘之地,
就连菊穴也没能看到,不过只单是这一幕,已经足以让我心跳加速了。

  「哧、哧……哧哧……」她的尿液淋到地面响起的声音我想已经足够她脸红
到无地自容。她突然回过头来,看到我根本没守信用,又羞又急道:「都叫你别
看,你……」她的样子都快哭了出来。我笑笑着回过头去,免得她真的哭了就不
好办了。

  听到些纸屑传来的声音我知道她尿完了,正在擦着被尿湿的部位。她走到我
身边抢过我手上的包嗔道:「早知道你不是好人,你不守信用!」

  我知道她有些生气,但更多的应该是羞愧,我还是嘻皮笑脸道:「我没有答
应过你不回头啊!再说刚才你已经让我占了次便宜,多一次也没什么吧!」

  她不敢再和我瞎扯,低着头就走。我跟上她道:「你怎不叫售票员陪你来?
也只有她和你是女人了。」

  她有些恨恨道:「刚才有叫过她,她说这种事随便找个地方就好,不肯陪我
来。」

  我拉过她的手道:「其他的人你也不认识,而我看起来又象个好人,所以你
就叫我陪你来了。是吗?」

  她红着脸甩掉我的手道:「你才不是好人!」接着她加快步伐小跑开了。我
哈哈一笑跟着过去。

  车子还没能弄好,我低着头看在车底的司机问道:「师傅,还要多久啊?」

  司机道:「不用多久,快了!」

  我看看表,五点四十分了,我又问道:「师傅,从这到K村还要多久?」

  他道:「估计还要四十分钟吧。」

  我道:「那走去要多久?」

  他笑道:「这个天下着雨路不好走,你走着去的话差不多要两个小时。」

  我惊道:「什么?这么远?」

  他苦笑道:「下雨山路不好走,安全第一,所以刚才我开得很慢。」

  我不再骚扰他,找到小媳妇继续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天上的乌云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密布了,看来雨又开始要下大起来,一位老农终于忍不住
了,拿过他的行李毫不犹豫的走了。有人开了头自然有人跟着,不一会,走的人
渐渐多了,连我都开始有点犹豫起来。我问小媳妇道:「你也是到K村的吧?这
么多人都走了,我们也跟着走吧!」

  她道:「他们都是住这附近的,没人是K村的,要不我准认识。」

  我道:「不是吧?只有我和你一条路。」

  她点点头。

  不到一会,连售票员都对司机说了几句话走掉了。只剩下我和小媳妇两位乘
客外加这位倒霉的司机同志在这漫长的山路上。我对司机道:「师傅,怎么售票
员不等你也走掉了?难道她也是住这附近的?」

  司机道:「嗯,我也是住这附近的。今天我们村里有人家办喜事,大伙都赶
早了回去,等会我也少不了要喝两杯去。」

  我释然道:「原来这样,难怪我说怎么人都走光了。」

  正说话间,大雨再次扑头盖脸的洒了下来。司机看到淋得象落汤鸡的我和小
媳妇道:「你们都上车去吧,再过一会就修好了。」

  我道:「我不必了,免得增加你车上的负重。」

  他笑道:「没关系,人多我不敢说,就你们两位的话我这千斤顶撑得住。」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拉住小媳妇上车避雨去了。车上没
人了,大把座位随我们坐,小媳妇还挺精的,想一个人坐到单人座上去,这样的
天赐良机我哪能放过,我不依她所愿,硬把她拉住坐到后排的双人座上。她不悦
道:「干什么?」

  我笑道:「没有你坐我身边我还真不习惯了。现在下雨这么大,也怪冷的,
两人坐近些可以暖和点。」说着我当着她的面又脱下衣服,拧起水来,拧干了水
我还把衣服放到脸上大把大把的擦了起来。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道:「你也拧一下吧,衣服都湿透了,小心感冒了
不好。」

  受到这场大雨侵袭后的她,嘴唇都有点发白了,加上我这条狼就坐在身边,
她更有如只惊恐的羊羔。她忙道:「不,不冷。」

  刚说完她竟然不争气的打了个喷嚏,我失笑道:「还说不冷,瞧你嘴唇都白
了,还打了喷嚏,来,我给你擦擦脸上的水。」说着我把我拧干的衣服换了个面
就往她脸上擦去。

  她忙躲开我的手,并且把头低下,喏喏道:「别,不用!」

  我不管她的抗议,一手伸过勾起她紧颔的下巴,一手拿起衣服仔细的给她擦
起她脸上的水。她连声道:「不……不要这样……不要……」

  等我精心的拭干她脸上的水珠后,我扶正她的肩膀,看着她柔声的赞道:
「你很漂亮,原来不施脂粉的女子是这么清秀好看。」

  被我这样逼视着,她冰冷的面颊上涌上两陀红晕,我凑过双唇,向着她泛白
的小嘴吻去。「不……别这样……不……」

  我一手按住她试图推开我的小手,终于接触到她的小嘴。一丝冰冷从她的唇
上传了过来,我的舌头启开她紧咬的贝齿,搭上了她慌乱的小舌。刚才口香糖余
留下的薄荷味还在,加上她的芳津,丝丝的馨甜使得我放肆的吮吸着她的小舌。

  本是按住她小手的那只魔爪已经撩起她湿透的衣衫,向着那两座高地进发。

  尽管她小手死命的拉着衣角,却哪里挡得住狼的进攻。我摸到了她柔软硕大
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着,那颗紫葡萄般的乳头在寒冷的侵袭下早就已经发涨变硬
了,我的指头都能感受到她的乳晕上那一个个凸起的小点。

  受不了了,我几乎是把她按倒在座上,大力掀开她的衣衫,双唇放过她的小
嘴,就着其中一个奶子咬了下去。她终于得到说话的机会,「啊」了一声后她伸
手按住我的头抗议道:「你……求你……不要弄……」说完她都急出了眼泪。

  我暂时放过她,温柔的舔掉她的泪花,轻轻在她耳边道:「你真的好美,让
我情不自禁的犯错误,给我吧!到了将来老去的时候,想到这段美好的回忆,我
的心都会感激你。是你给足了我一生的回忆!」说完我轻衔住她晶莹的小耳朵,
牙齿啮了几下顺着她的脖子吻下。

  她低声道:「我是有男人的。」

  我又吻回她的小耳朵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这才是伴随我们
一辈子的东西。我想要你,现在就想要你,就是怕将来错过了我会后悔。我不愿
有后悔的回忆,所以我选择犯错。」

  我做恶的手探进她的裙内,隔着她那条小小的内裤摸着她的阴部。她两手按
住我欲伸到裤内的手道:「可是……可是不要在这里……」

  「没关系,师傅修车不会这么快好的。」说完我又咬上她的乳头,伸到她裙
内的手抽了上来抓住另外一个柔软的肉团,轻轻的揉捏。

  对于这样的少妇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人象我刚才那样对她说过情话,况且本人
做文秘的时候也不是白混的。没有那几笔墨水哪还能骗几个小妞上手。

  「嗯……嗯……哦……」她开始用鼻子轻轻的发音。

  忽然想到某事,我的嘴放开她的乳头笑道:「先前你说你的孩子边吃一个是
不是象我这样还要边弄一个?」

  她羞不可奈道:「你知道还这样问,你坏死了!」

  我笑道:「你孩子咬你弄你的时候你下面会不会湿。」

  她羞道:「不告诉你!」

  我笑道:「那看来我定要自己来证明这点了。」说完我的手揉了起来,双唇
再度光临她的乳房,先伸出舌头舔着这颗迷人的葡萄,待得把乳晕上的每一个细
胞都用舌尖尝了个遍后我才含住她的乳头。

  她尚在哺乳期,在我催情的口手并用下,隐藏的奶线终于被我引导了出来,
我贪婪的吮吸着这阔别了二十多年的滋味,略带着点腥味而又夹杂着一丝甜美的
奶水温和的滋润着我的喉咙,太美妙了。另一手早已经把她另外一个乳房揉出了
奶水,我对着乳头张开嘴,五指用力一挤,几股奶线飞射而出,有些溅到了我赤
裸的上身,尤能感到它的温热。

  玩够了她的乳房,我的手顺着她的小腹从裙腰上插了进去,我用两指挑开她
身下的裤头,立时能摸到她的阴毛,还是个挺丰盛的肥水地方。她的阴唇柔嫩而
丰满,我的手指轻触到边缘上已经感到她早已湿了,流出的淫水粘滑粘滑的。

  我抽出指头放到她面前戏弄她道:「已经验证完毕,想必你儿子边吃边弄的
时候你下面也是会湿的。」

  她不依了,扬起粉拳轻打着我的肩头。

  这时候我听到司机传来的声音:「好了,搞定了!」

  我忙停下和她打闹,她也迅速的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司机就着雨水洗了下手
上了车来,我赶忙迎了上去掏出支烟递了过去道:「师傅,真是辛苦你了。」

  他就着我给的火点燃吸了口烟道:「唉,哪个开车的敢说没碰上抛锚的事,
只是今天让我碰上了。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两位的时间了。」

  我忙道:「没关系,修好了就好。」接着我转过身拿过我的小包,里面有我
给阿伟带的硬盘还有几包好烟,我拿过两包塞到他手上道:「师傅,为了我们两
人要你跑趟K村,太谢谢了。这两包烟……小小意思,请拿去抽吧。」

  司机笑道:「我们开车的本就吃的这行饭,别说什么谢不谢的。」

  我道:「刚才你不是说你村里有办喜事吗?就当是带两包烟给乡亲父老们尝
尝好了。」

  司机道:「嗯,好吧。你这兄弟真够意思,你回城的时候要是还坐我这趟车
我就不收你的钱了。」

  我连忙道:「好的,先谢谢了!」

  司机道:「好了,耽误了不少时间,你们二位坐好了,我要开车了!」

  我依言坐下,当然还是和小媳妇挤那张双人座。

  现在都快六点半了,修车都将近用了一个小时,虽然现在是夏天,天本该黑
得比较晚才是,然而碰上这场暴雨,漫天的乌云提前给带来了黑夜,窗外是一片
朦胧的灰白,司机都不得不打了车灯来探路。

  我坐在小媳妇边上悉悉索索的和她碎语闲聊,没大一会,我又摸起了她的大
腿,凑到她耳边道:「我们继续弄一下好不好?」

  她一听差不多是整个人都弹了起来,按住我做怪的手急道:「不要弄了,有
司机在车上。」

  我轻笑道:「天这么黑,他看不到。再说这段路很难走,他不敢分心的。」

  她还是犹豫不决,我哪容她思考,恶手直接从她腰间探了进去,低头埋在她
胸前,隔着湿衣含着她的乳头。她不敢出声,微微往后靠了下,闭起眼享受着我
带给她的刺激。

  我探到她裤内的手哪有闲着的道理,手掌轻摩着她丰盛的阴毛,两指顺着两
片阴唇夹成的沟壑滑下,摸到那嫩滑的内壁,我两指一伸,插了进去。「啊!」

  她禁不住轻哼了一声,忙按住我的手道:「不要把手伸进去了,好难受。」

  我坏笑道:「好,那我就把头伸进去好了,你坐到我腿上来。」

  「不行的,会被发现的。」

  「不会的,我们做动作小点他看不到的。」

  因为随时有被人发现的可能更是严重的刺激着我禁忌的欲望,当下顾不了这
么多,我把裤子一滑,露出了早就雄挺的鸡巴。从她紧张的样子我可以读懂她吓
了一跳的神情,当下我得意的道:「比你男人的怎么样?」

  她喏喏道:「我男人的没你的大。」

  我乐道:「你男人一定满足不了你,你毛那么多,性欲一定很旺盛。」

  她羞道:「你这坏人,再说就不和你弄了。」

  我笑道:「我要是好人就没有这么大胆包天的要弄你了,快点坐上来了,时
间宝贵啊!」

  她终于听话的面对着我坐到我腿上,我把她的小内裤往外一拨,露出她毛茸
茸的蜜穴。摸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私处,隐藏在阴毛丛中的小穴若隐若
现的,我的欲望更为强烈,鸡巴不停的叩打在她阴户上。

  当下我不再撩拨她,龟头对着洞口,她一沉腰坐了下来,把我的肉棒包裹在
一个温软而又湿滑的环境中。她更是「啊」了一声叫出口,我赶忙伸手捂住她的
小嘴。她开始动起腰身,因为空间的狭窄,并不是很好活动,感觉她只是挪来挪
去的移动着肥臀。但我的肉棒却给她这一来一回的压迫带来种被虐的刺激,这是
以前我所没有感受过的,太爽了。

  山路的陡峭这时候可帮了不少忙,不用她很费力身子就来回的腾来腾去,她
的衣衫也被我掀开,把她两只大奶解放出来。这两团肉更是被颠来倒去,使得我
好几次下嘴都错了位。总算咬住了其中一只,我再次享受着久违的母乳。她的娇
躯在我身上乱颠着,分泌出的淫水顺着两片阴唇不停的流到我们的交汇处,把两
人的阴毛弄得是一塌糊涂。

  渐渐的她的洞里越来越热,时而还紧紧夹住了我的肉棒。终于她再次「啊」

  出声来,我的手掩都掩不住。一股温热冲洒在我的龟头上,她也整个人投到
我怀里娇喘不已。我轻声问道:「你来了?」

  她赧然点点头。

  「那我没来怎么办啊?」说着我两手撑着座位,借力顶了她几下。

  她轻声「嗯」了一下忽然咬住我的脖子,吃痛下我停了下来道:「我还没能
舒服你就想停啊?」

  她道:「不能再弄了,我会叫出来的。」

  我无赖道:「那不行,我憋着难受。除非……你用嘴来帮我。」

  她惊道:「那怎么成?好脏的。」

  我道:「不脏的了,都是自己的东西有什么脏的。」

  她喏喏道:「以前我男人的我都从来没用过嘴。」

  我坏笑道:「所以你要学习了,要是允许的话我也想用嘴帮你弄下。」

  她忙道:「不要了,我已经够了。」

  我道:「那我还没够了,你要不想用嘴再给我多插一会。」

  她听了后只好道:「好吧,就用嘴帮你弄下。不过我不会,你教我。」

  接着她小心的从我腿上爬下,坐到我身边,在我指导下俯下头,张开小嘴对
着我的鸡巴吞了下去。第一次她没什么经验,吞得太深了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我
忙纠正她,并要她小心,这一路上可是颠簸过来的,别吞得太深卡了喉。

  她红着脸一手扶住我朝天傲立的肉棒,小嘴再次凑近,轻轻的先在龟头处舔
了几下后才含入嘴里。她的小嘴比起蜜穴又是一番滋味,小舌柔软而温热,舌苔
还带着些粗糙,舔到马眼处我几乎立马射了出来,我让她一边含动一边用手帮我
套弄,尽管她的贝齿刮得我有些疼,但丝毫不影响我小腹能量的酝酿。

  我的一手轻压住她的头,一手抓过她一边乳房把玩着。

  我感到快了,压着她头上的手也开始加速。「唔!」我一声闷呼,精液冲了
出来,她感觉到我射了想把嘴拿开,我却不许,继续压住她硬逼着她的小嘴充当
了我发泄的容器。我凑到她耳边道:「男人的东西对女人是很补的,别浪费了,
吞掉它。」

  她终于能抬起头来,闷着嘴摇头对我表示不愿意。我象哄孩子似的道:「一
滴精等于男人的十滴血,女人吃了很有营养的。我希望你越来越漂亮,方便我下
次继续勾引你啊!别辜负我的苦心啊!」

  她笑了,皱着眉吞下了我的千亿个子孙。

  我开心的道:「好吃吗?」

  她捶了我一下道:「不知道你骗死过多少个女人。」

  我微笑道:「我从来不骗女人,我只骗我自己。我骗自己说我没有爱上过哪
个女人,其实……和我弄过的女人……都在我的心底!」

  她抬眼望着我幽幽问道:「你以后会不会找我再弄?」

  我反问道:「你说呢?」

  她叹道:「应该是不会的了。」

  我道:「你怎么知道不会?」

  她又叹道:「到现在你都还没告诉过我你是谁,也没问过我叫什么名字。」

  我一把搂过她亲了个嘴道:「名字对人来说只是个代号,在我心里,你就象
一朵茶花,羞涩的茶花。而我知道你在市场上有个铺子,那就足够了。」

  她也搂住我的脖子,久久没有出声,静静的和我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

  到了K村我们下了车,司机对我报以会心一笑,我也祝他一路平安后走了。

  此时的雨又小了很多,我和她在村口也分了手,临别时她不舍的望着我,终
忍不住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我对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给了她一张我的名片,名片上写着某某出版
社特约记者,还有我的电话,然后我大步走开了。

  名片——明着骗。要知道我只是个撰稿人罢了,或许唯一真实的,就是我留
下的电话号码,天知道我会不会换掉它。

               【全文完】

175